热点网
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娱乐资讯 >

当我们沉浸在娱乐泡沫中时想过人家在干什么没有

发布时间:2017-05-18 11:34来源: 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:

原标题:当我们沉浸在娱乐泡沫中时想过人家在干什么没有

当我们沉浸在娱乐泡沫中时想过人家在干什么没有

这两天,作家梁晓声一直在杭州。

昨天上午,浙江图书馆,梁晓声亮相文澜讲坛,做了一场题为《阅读的力量》的讲座。在另一位讲座嘉宾刘发建老师的微信朋友圈中,记者看到,前一天,梁晓声为小学生上了两堂作文课——区别于其他作文课,这两堂课是由学生命题,梁晓声现场引导学生构思取材。

本以为,昨天上午来到浙江图书馆的听众该多是梁晓声作品的主流阅读群体,但现场并非如此——容纳几百人的报告厅里,多是年轻的父母带着孩子前来,来得稍晚些的,只能搬来折叠椅,坐在报告厅的过道上。

一个国家阅读人口的多少,能说明什么?

梁晓声认为,它呈现了这个国家的公民所享有个人静好时光的比例;公民生活的安全感;以及国家对传统与现代的关系处理的优劣,读书的人多,表明一个国家的人不至于湮没在声像、特别是娱乐化声像的泡沫中。

由此,话题自然过渡到了阅读与好的人生的关系,由于在场的都是年轻的家长,自然也逃不开另外一个重要议题:怎样的教育才是好的教育。

小学生们不理解“裸着脉络”

梁晓声与家长、孩子们的热烈互动,是从一首诗开始的。

台湾诗人羊令野的《红叶赋》是梁晓声特别喜爱的诗。“我是裸着脉络来的/唱着最后一首秋歌的/捧出一掌血的落叶啊/我将归向我第一次萌芽的土……”讲座的现场,他为大家朗读了这首诗。

如何理解“裸着脉络”?梁晓声特别想问一问孩子们。

他请坐在第一排的一位读小学五年级的男孩子回答,这个男孩没有答出,他旁边的孩子也是同样不理解秋天的树叶为什么“裸着脉络”。

“孩子们都不明白,这太令我吃惊了,同志们!”梁晓声提高了声音,他说——我们仔细观察秋天的落叶,叶子上的筋络,呈现得更加明显了,就好像我们皮肤的血管,由于皮肤的老化而呈现得更加明显。

“有没有同学能理解‘捧出一掌血的’?”这次,后排的一位男孩子答出来了:“出来因为叶子都红透了,像血一样。”

梁晓声说:“这样的问题,如果再回答不出来,太令人对我们的教育感到郁闷了。”

梁晓声的身份除了作家之外,还是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的老师,不久前,他还在课堂授课。他说,自己在大学里不给大一大二的学生上课,“除非上大课,谁都可以来,我也不给大四的学生上课,我只给大三的学生上课。为什么?大一大二几乎很难安下心来听老师讲课,这不是一个大学的情况,而是许多大学的情况。他们进入大学的时候,会想——我终于可以好好玩了。大一大二的学生参加各种活动,乐此不疲。尤其还是一个手机时代,即使在课堂上,往往是老师讲老师的,他们玩他们的。到了大四的时候,又要开始实习了。”

孩子从五六岁的时候就活得很累,忽略了去体验世界的美,到了该努力前行的时候却彻底松懈了,梁晓声认为,这是教育的本末倒置。

娱乐改变命运——这是梁晓声特别想说的一句话。因为,人的业余时间是有限的,人的头脑不像网络一样可以装进很多东西。那么,在有限的时间内,沉浸在娱乐中而不自知,自然无暇去审视自我,挖掘个体具备的某种潜质。

“我经常在说,这个社会分出了很多阶层,我们很多人很羡慕和仰慕那些成功的阶层,但是我们要问一问,当我们自己沉浸在娱乐的泡沫中时,想过人家在干什么没有?

答案是:人家跟你不一样。”

与一位家长紧追不舍的对话

“我们的孩子从上幼儿园的时候,就让你操心,父母一定要想办法,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和财力将他们送到好的幼儿园,要考虑学区房的问题,我们要调动一切关系将他们送到好的学校,希望他们在好的小学直接进入好的中学,进入好的大学。”

家长对教育的焦虑,其实反映出大家对好的生活的期许和界定。

梁晓声很想知道,在年轻的家长心目中,什么是好的人生?本来,他以为这个话题家长们肯定不好意思在公众场合说,但是有一位家长的分享让现场的气氛有了一个小高潮。

“好的人生,我认为,首先有健康的体魄,有积极进取的人生观,有自己的事业目标,有美满平稳的家庭。”一位家长爸爸给出了自己的回答,就在他要把话筒放下的时候,梁晓声说:“别把话筒还回来,咱俩继续对话,你希望他的月薪多少?”于是就有了下面的对话——

家长:“当然是越高越好。”

梁晓声:“你说一个你的期望值。”

家长:“希望孩子基本上能够买得起房子。”

梁晓声:“具体给出一个收入的数字。”

家长:“现在的硕士毕业生,工作一两年,在杭州大概是每月六七千,目前这个收入水平要达到家长所期望的目标不太现实。他买不起房,买不起车,他娶媳妇的话还得负债。”

梁晓声:“所以你希望他挣得更多一些?”

家长:“希望他有一个收入高一些的工作。”

梁晓声:“我一直想听到你很坦率地告诉我,要高到多少?”

家长:“要高到我们期望他买得起房子。”

梁晓声:“你一定要说一个具体的数字。”

家长:“我的计算月收入在1.5万到2万之间,这样他才能达到我们为他设计的目标。”

梁晓声:“他结婚之后买房子,不管贷款也好,父母帮他付首付也罢,你的目标是多大面积?”

家长:“大概是10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,三口之家要住得下。”

不过,最后,家长算了一笔账,按照他设定的收入,1.5万到2万的工资,要在杭州住100平方米的房子,其中每个月依然要拿出1万元来还房贷。

在梁晓声看来,很多家长如同培养运动员的投资者。他的建议是,要和孩子一起,找到他们区别于学霸的某种能力,并让这样的能力得到舒展,“不要期盼孩子成为人上人,因为多数人只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普通人。”

讲座的最后,刘发建老师给出了自己的总结,他引用了鲁迅的一句话:肩住了黑暗的闸门,放他们(孩子们)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;此后幸福的度日,合理的做人。

而阅读,任何时候都不可缺少,“好的人生,是有经典陪伴的人生;好的教育,是有经典阅读的教育。”